长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我自己的1840年以来的屈辱(2)_散文网

来源:长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3、因为无奈,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而是几十次的"你在我后背开枪,我只当你走火"。

会议马上要开了,他让我跟着他,办公室主任,财务科长去宾馆协调会议代表住宿费的问题。商议按他的意图:会议代表的住宿费现金交培训中心,由财务科和会务费一同收取,住宿费由培训中心支票结算。这样,个人会务费,会员单位费等共收取了20多万现金。然后再去服务中心协调去九寨沟考察的交通费用也使用同样的方法。但他让我回家,他们一伙人去协调。

会议代表从全国各地来报到了。我则为另时提前的会议起草公司领导讲话。接着起草会议纪要。

张琨历来讲究材料的水平。材料水平体现的是他的水平。我绞尽脑汁写材料,不重要说的重要,没价值说的有价值,没意义说的有意义,胡编乱造,要说出和写水平来。

我的几乎刚停笔打印了一份出来,张琨就打发我手下的小马来要材料。

我手下像要在张琨那里立功,恨不得把材料抢立即给张琨送去。( 文章网:www.sanwen.net )

我不能和手下再产生矛盾,那样就说不清楚了,你怎么连手下都不容。让他拿材料走人,但内心那个火真是要爆炸,我成了关起门来写材料的机器,他们在会上风光无限。

会议开始,张琨说脚拐了,办公室主任手中提着主子的鞋跑来跑去,像太监侍候皇上。会议在市区吃饭,张琨像萨达姆坐在皮椅上,办公室主任笔直站在身后撑主子的威风。那个场面极像萨达姆上绞刑架之前在皇宫会议上的威风架势,让人感觉噁心!

为这样一个混蛋写文章,真糟蹋人!

财务科长带一个会计和我手下干事陪同会议代表去九寨沟,一切的一切会议信息我不清楚,一切的一切避开我进行。而我却自始至终是会议的。会议的所有材料出自我手!

我在为一个垃圾在脸上涂抹金粉!我愤怒的难以遏制。于是叫一辆出租车拉着装有文字材料的电脑回家了。

第二天,办公室主任通知我去宾馆开会。不理!下午再次打电话,通知我去开会,不理!

第二天,张琨亲自打电话来兴师问罪,态度严厉,语气霸道,质问我会议没完,凭啥回家还要把电脑偷回家?

我摔了电话,骂了一句"你个!"

那头支支吾吾说"我们都是农民,就你是知识分子"。

会议文件我发的,会议代表我一个一个打电话请来的,而且多年在一起开会。我是主办单位方秘书长,大家彼此熟悉,关系很好,很深。新疆独山子的为我们带着上好的蜜瓜来开会,聚会,谈,结果我连和人家打个招呼见个面都没顾上,一门心思在写高水平的会议材料。

那个愤怒程度几乎是爆炸状态。我的思维水平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处在一片得了癫痫怎么回事空白状态。人们说极度愤怒时,一个人的思维水平和智商是零。我当时的智商就是零。

后来我分析:张琨这样做事两种考虑:

(1)、你敢几次刷我一毛不剩,看我怎样用权力来羞辱折磨你。

(2)、召开这个会议,我一开始就定位在会议就是开会,但张琨不是这样定义,这个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借开会换着地方吃喝,会友,游山玩水,更重要的是借这个会捞钱,是捞钱的最佳机会和方式。会务费挪出来,单位经费支付会议一切费用,合情合理,没有任何违法迹象,几十万会务费就以辛辛苦苦办会的名义吞进腰包了。

(3)、大概也想分一点脏给我,给你拿个万把块钱的辛苦费,你总高兴了吧?但你这个家伙没脑子,这都想不到,你就生气气死吧,我大把人民币揣篼里,连给你那份我也揣篼里,剩的你惹是非!

估计以上三种情况占一种。

这就是人和人品味的不同和考虑处理问题的不同。你从道义出发考虑问题,他从捞钱出发考虑问题!

人啊,逻辑关系分析不了。

我已经由张琨的座上宾变成阶下囚。我们视同陌路。

但事情有时候就发生意想不到的喜剧性变化。

张琨疯狂了将近五年。应了那句老话:上天让谁先灭亡,就先让谁先疯狂。物极必反。张琨的土皇帝时代分崩离析的时刻到了。

将近五年,视我为敌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高度防范我不说,还要强度侮辱我。

终于在2003年下半年,以五年不见的缓和口气,友善口气,亲和口气给我打电话:博学,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于是我遵命走进他办公室。但他不讲话。皇帝的威严没有了,居高临下的神态没有了,权威不许挑战的威风没有了。

我有些纳闷,你叫我来,不说话,葫芦里卖什么药。

于是我问他:你叫我来啥事?依然不回应。我再问:你叫我来到底有啥事?

于是张琨仰天长叹一口气,欲言又止,欲止又言。

张琨此时,再一次非常动情,非常信任的口气,带着无可名状的神态对我说:博学啊,我这是自作自受。

我问:你什么事自作自受?

张琨凄然回答:就是教育处那几个钱么。

我听明白了。教育处的钱。

我问:教育处的钱怎么了?

张琨回答:王成保(既我叫的那条猪狗)把我告到纪委了。

我问张琨:读过「「道德经」」和「「易经」」没有?

张琨回答:没有读过,买了书,准备读。

我告诉他:「「道德经」」说,大智若愚,大象息形,大言稀声。还包涵了大忠若奸,,大奸若忠。

张琨怅然。至于「「易经」」的深奥道理,几句话也给他浙江癫痫医院哪好呢讲不懂。他哪里懂得阴阳鱼互换位置的玄妙。

他的无比崇的狗儿子把他告了,他百般袒护的狗儿子把他告了,他一手安排提拔的干部教育科长,人事科长还要继续打算提拔的狗儿子把他告了,不许别人对他狗儿子有任何非议,非议狗儿子就视同挑战他的权威,他费尽心机关爱备至的狗儿子把他告了,他狗儿子借他虎威疯狂作恶时不许别人辩解,今天他狗儿子要置他于死地,他才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落泪了,心死了,真是一个狂妄之极狂徒的末日到了。农民养狗看家护院,知道拿铁链子把狗拷起来。你张琨养人狗,怂恿他作恶!

我告诉他:你对纪委讲,他想让我把他提起来,公司提拔了一个研究生没提拔他,他就怀恨在心害我。

于是张琨确实以这个借口"说服"了纪委。其实,张琨如果真是聪明人,就根本不用担心养的恶狗会咬倒自己。因为张琨捞10钱,那猪狗儿子至少也得有4元分赃。真要实名举报张琨,自己也得举报进去。匿名举报,仅仅是把张琨赶跑的一种方式,不触动实质问题,但还是把张琨吓得沉不住气。

张琨说:要把他人事科长拿下来。但他其实不敢也没有能力把他拿下来了。张琨和他办公室主任先后告诉我:一到下班,王成保就溜进副主任严亮办公室。他又投靠严亮,和严亮合伙收拾张琨。

张琨一走,严亮就是一把手,张琨想收拾我王成保也鞭子虽长打不到马腹了。于是这狗杂种背叛了张琨又成了严亮的恶狗。一天,走廊里吵闹的声音很大,我打开门一看,王成保再不是在张琨主子面前的奴颜婢膝,谄媚笑脸,阿谀奉承,完全换成了一个敢于顶撞领导的英雄,指着张琨鼻子大骂:你这骗子,你一贯是骗子,指头都到老主子眼睛中去了。张琨气的浑身发抖,脸色发白,只说:嗯,我是骗子,我是骗子。然后溜进会议室。

4、骗子骗人总会屡屡得手。这个没进过电影学院的骗子演技相当不错。他当年装可怜,装老实,装憨厚,装含羞,装有教养,装尊敬我,崇拜我,就欺骗了我,帮他开辟了踏进大公司机关大门的路。

他阿谀奉承,低三下四,谄媚讨好,又欺骗了张琨,换取了张琨的极大信任。他又通过张琨,当了干部培训科长,教培中心人事科长。

通过这个位置和关系,又巴结上公司人事处长后升为人事经理马自勤。他在马自勤面前,更是俯首贴额,阿谀奉承,拍马溜须,笑脸恭迎,把骗人信任的那套奴颜媚骨术玩的炉火纯青。他又骗取公司副经理马自勤信任和庇护。

他是甘谷农村人,马自勤也是甘谷农村人。他是化校上学的,马自勤也是化校上学的,算是同学,但马自勤是机械班,他是化工班,虽是同学,并无瓜葛。但攀上老乡、同学、直接的上下级领导关系,他把马自勤又攀附定了。

张琨想收拾他,报复他,把他人事科长拿掉,已经没那么容易,或者说鞭长莫及了。

马自勤在工会是张琨的干事,部下,现在张琨成了马自勤部下。马自勤虽考虑张琨张家口治癫痫哪个医院好的面子,也保护巴结自己的这条劣狗。

于是大概达成一个默契:张琨也不要免除这条狗的职务,这条狗也再不要在纪委那里咬张琨,继续告张琨。然后给张琨挪一个窝,调走了事。

张琨召开几乎是霸王别姬的会。张琨在会上大骂: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其实,他就是这个小庙里最大的妖风,这个小池里最大的王八。严亮团伙整到他头上,以恶抗恶,才知道了被别人糟蹋的滋味。

逐客令没有把张博学驱逐出境,自己卷铺盖卷先走人了。

人啊,得志切莫猖狂!

这条狗依然原状。

可怜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盛气凌人的张琨,以中心主任兼党委书记的身份,挪到老干部出去安排了一个养老差事。

自己喂的膘肥体壮的劣狗,把自己咬的危险"进去",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成。

这条狗和副主任严亮合伙,把老主子赶走了。这条狗又为新主子的上台立下汗马功劳。如果不把张琨赶走,严亮没有当一把手的任何可能,还得受张琨排斥在圈子之外的气。张琨被赶走了,严亮"黄袍加身",成了行政一把手,这条狗自然又是新主子宠物,新主子自然又是这条狗的靠山。

于是这条狗越发猖狂的不得了。几乎是天天要找你打架,天天寻衅滋事。

没有办法,还得找严亮反映。告诉严亮,这条狗天天找我打架,你管不管。

严亮手一摊,装出一幅宽宏大度的架势,轻蔑地说:多大一点事情,也来找我!

我自行车放开水房。那条狗的自行车也放开水房。每每上下班骑车,总冤家路窄,狗总要摆出挑逗挑衅举动和你打架。我装没看见!置之不理!挑衅依然如故。我50多岁,狗40多岁,我瘦小,手无缚鸡之力,狗膘肥体壮,巴结人利用人像小哈巴狗,摆威风又是一头凶猛的藏獒!我和他打架太失体统,太损风雅,太降身份,最本质的还是我不具备藏獒的威猛,打架不是对手,势不匀,力不敌。狗天天挑衅,我天天忍受。后来把自行车放门卫,避开见面。结果车胎没气了,到修车师傅那里补胎,修车师傅说没法补,自行车被扎26个针眼。这毫无疑问只有这下流胚子才能做出这样下流的事,这狗东西就下流到这程度。

找严亮反应,没有用,严亮在怂恿他。何况,那59份的恨还没,巴不得那狗咬死你!

张琨被自己养的恶狗和严亮合伙赶走的时候,正是一年一度中石油教育学会企业教育协作会召开年会的9月份。会议由辽宁抚顺石化举办。举办方打电话问我,会议通知收到没有,你是否来参加会议,我是自己单位轮值办会的秘书长,和各单位很熟,因为论文发的多,也有点好评和"知名度"。

于是我问新主任严亮:你接到会议通知没有?严亮说,没有,估计张琨把会议通知带走了或撕碎了。

严亮指示我让办会方发个传真过来。传真发过来了,严亮没有参加过这个会,也知道我每年都长治哪家医院看癫痫看的好参加会,于是不好立刻不容许我去开属于我工作范围的专业会,就让我和他一起去开会。结果他鬼鬼祟祟,不和我同车走,于是个人走个人的。整个会议期间躲着我。买返程票,乌鲁木齐石化的潘西华主任说:博学,和严主任一起买张飞机票飞回去吧。严亮立刻沉下脸来不屑地说: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飞机只容许处级干部和高级工程师乘坐!

好像我坐个飞机,就和他平起平坐了,又好像我没做过飞机,那个架势,真让人恶心!

回单位后,有一个职工教育培训研究课题,属于我的工作,我的职务叫教育培训研究室主任。早在张琨当政时,为了刷我,把水平很好的曲国华拉进来压我,免得让我功高盖主,水平高了压主子。其实,我根本不在乎,根本就不想写那个狗屁文章。课题组由中石油教育学会组织,在杭州开会。这个会本来是我的业务。但严亮派曲国华去开会。曲国华是个很有水平的人,人品也很好,是个很优秀的人。曲国华对严亮说:那是博学的业务,让博学去吧。严亮对曲国华说:不让他去!那是张琨的人!

后来,严亮把我的教育研究室也撤销了,让我没有岗位。

再后来严亮新提拔一些副科长,提拔副科长当正科长。严亮的位置空前的巩固。所有当年紧紧追随着张琨的人,争先恐后去追随严亮。

于是一个威风凛凛的,说一不二的,不可一世的,威严庄重的,盛气凌人的新的土皇帝诞生了!

模仿的完全是张琨不可一世时的派头!前边走狼,后边来虎!

我再次被打入冰窖!无事可做,文章不让写,会议不让开,我"失业"了。

于是静下心来读外语,这倒是创造了一个学习的空前好环境,我读外语,你管不住吧?

但是,严亮不断骚扰,查你劳动纪律。只要发现你一会儿不在办公室,就叫去追问: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来请假?那份威严的权威姿态完全居高临下,傲视蔑视你的存在和人格。这基本就是苍蝇在活人眼睛中下蛆,然后让蛆在你满脸爬。你不能扇他嘴巴,不能抗议,也不能到公司领导那里告状,因为上面不可能清楚下面具体情况,你去告状等于自取其辱,让公司领导也把你看扁不当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世上可笑之人!不是聪明人在这样教导么?实际上这是Q的自欺欺人!容人的都是处于弱势位置,没有办法,有办法的根本不容人,我就是要在你头上拉屎撒尿欺负你,你耐我何?所谓开口不论人非,所谓不要小瞧任何人,所谓遇事要讲策略的各种高明教导,在这种情况下能派上用场么?

中国充满虚伪,才导致中国人充满虚伪,充满野蛮,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野蛮人的野蛮状态,回头人家还批评你涵养不够,教养不够!和这种猪狗打遭遇战,还能说什么涵养教养?在公司机关哪个处级干部敢这样放肆的胡作非为?在基层,天高皇帝远,他就这么做,你有啥能耐反击他?忍,忍!忍!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gin.com  长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