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你给我的爱像忧伤_散文网

来源:长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1

宿舍的灯还未亮,瑶的手机就开始折腾,他在惰性驱使下缓缓摸索,慵懒地看小夕发给他的短信:今天中午放学,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瑶刚随手将手机松到一旁,早自习的哨声就开始响得格外刺耳。

起床,穿衣,洗脸,刷牙,已习惯到连抱怨也懒得说出口。来到教室抖擞精神,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同学大声朗读ABC。

瑶是一个平凡的大学生,安分地上课,安分地完成班导布置的任务,偶尔打打篮球,或者桌球,大部分,他将放置在图书馆里,他喜欢安静,因为他喜欢没有约束地遐想。

当数学老师在照着课本抄概念时,小夕开始在透明的玻璃窗外朝他招手,还故意将嘴张的很大,是‘瑶’这个字的口型,但没有声音。( 网:www.sanwen.net )

瑶走出教室,小夕轻快靠近他,拿过他手中的书放在自己的包里,然后笑着说,我们可以出发了。

去哪里,瑶一脸迷惑。

你……不是跟你说了今天带你去看一个人的。

瑶豁然明白,憨憨地笑。

他们在强烈的日光下行走,没有风,只有燥热的空气将人挤得不想呼吸,瑶皱着眉头看小夕,他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可以让她这么好。

2

小夕一路领着他前行,好似一个美丽的花园在对一个小无声索引。

一直到了一家冷饮店,小夕一屁股坐上高位椅,大声地喊,暖,给我一杯最冰的巧克力奶茶。转头看到瑶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就催他说,你在那干什么,快过来。

瑶坐在她旁边,看着她说,小夕,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夕不耐烦地丢给他一句,不是给你说了吗,然后笑着看着前面那个穿蓝色制服的段发说,暖,来,我给你介绍,她指着瑶说,这是我最好的瑶,瑶,这就是我一大早吵醒你说要给你介绍的那个她,暖,好,你们初次见面,就握握手吧。

瑶这个时候开始注意她,一个只会在小夕面前才会微笑的,一个给他感觉一直躲在角落里的女子,一人让人忍不住去怜的女子。

瑶慢慢地向她给出他的手,而暖只是站在那里一动未动,此时小夕轻轻握住她的手拿到瑶的手上,然后很认真地说,从今以后,我们三是一个整体,一起,一起,一起对抗生活的虚无。

暖看着小夕,这个给她温暖的女孩,她的和她的嘴唇一起颤动,出不了口。

瑶深深地抱了抱小夕,又抱了抱暖暖,他知道是一个男子该站出来的时候了,生活给我们,就是为了让我们彼此感受到温暖,暖暖,小夕,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怕了,对吗?癫痫疾病可以治好吗

小夕只是一个劲点头,然后立即转身,眨着眼一口一口喝她的奶茶,直到心情平和了,才抬起头笑着对暖暖说,暖,我说过,你们是一眼就可以熟识的人,对吧?

暖轻轻拍了拍小夕的头,然后轻轻地笑着说,是,小夕总是那么聪明,夸你几句,开心了吧。

那当然,小夕一脸得意地看着瑶说。

瑶只是假装感叹似的叹口气,然后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暖说,暖,把你手机拿来一下,我给你存我的号码。

暖哦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递给瑶,看着他在自己抚摩过很多次的按键上拼出他的数字和,她感到亲切。

到快上学的时候,她目送他们离开,看着他们消失在明晃晃的光线里,恍然如。

3

上了一整天的课,瑶有点累,洗了个澡,用手机给暖和小夕发了个短信,准备入睡。

但很快得到了回复,他知道不是小夕,小夕收到他晚安的短信后总会乖乖入睡。

瑶爱过一个人吗?

爱过,不过现在都忘了,瑶开始什么似的,像一只老牛,一走一抬头。

瑶,我很久没没有很喜欢一个人了,喜欢过一个可以让我叫叔叔的男人,你说谁会娶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子?

暖,会有的,安妮书中的女子,都有归宿,只是我们需要等,你看,等到现在,你起码等到了一个可以说出你心里话的人了,因为,我们心深处,总是的,要乖,暖,要爱自己,说给我听,要自己,要爱自己。

我也不想生,不想吃公公婆婆做的菜,走亲访友也不会让我觉得欢喜,会买很多很多喜欢的东西,不管口袋里是否还有钱。

哦,十二,你真是从书里走出来的人,照顾你的人,不仅要有给你,还要有能力,但是,一总会好的,一点点变好,有些人的家是不在意那么的多的比如我家啊,什么礼仪都不讲,只要自己喜欢。

恩,可能是我自己不够好,所以我遇到的男人也不是可以陪我一直走下去的男子。

十二,听我说,我们其实还,根本碰不到陪我们到老的人,还没到那个时候,这是活生生的事实,有时不等于感情。我啊,有时不准备结婚,拥有一分真正的感情后,领养几个孤儿算了所以说伴你到老的人,也许不能给你爱,但可以给你温暖,照顾,到以后,需要的也只是了,爱总是一种冲突。

我爸讲,他希望找个很简单的男人,相夫教子。

是啊,这就是我所说的,结婚并不带表有,但找个可以给你温暖,照顾的人,是简单的,简的男人总是默不作声,一心照顾老婆,他的开心是一家人的开心,他总是忘了自己

瑶,你不要对我好,你对我好了,我就会很你,当有一天你在离开,我就会掉进里.你会害了我。

河南治癫痫病哪家好

我常对自己说,只对某些人好,不然会伤害很多人的,在班上,我看到有一些人是为我难过时,我就会不好受,可这是我的天性,我总是忍不住去抚摩那些疼的人,我一直在忍,在告诉自己不要去,近来也做好一点点,可是碰到你,我真的忍不住,像一种索引。暖暖,我从不会主动离开任何我在意的人,只是她们总是先离。

可我是自私的,当一个人说疼我,我就不允许他爱其他任何人,就想我对对我好的朋友发脾气有时候仅仅是因为他们把对我的爱分给了别人。

暖暖,因为你把爱看得太神圣了,这不是自私,只是思想问题,每个女孩子都会有这个思想过程其实,有时候对其他人好了,不是在分割你的爱,而是,每个人的的感情有分类的,有,爱情,,,你学会忍让一些,那样,你得到爱会更快更好,更长久,他也会更加觉得你不一般,我说的不是你向某些女的一样装,明明生气还笑脸问好,要真心,慢慢去做到。慢慢来

瑶,如果你是男人你会娶我吗?不对,你本来就是男人。

暖暖,我不知道,要是以前,我会说会,但是现在不了,因为一时冲动的话,总是会惹出以后频繁的争吵,暖,我相信时间的力量,它会让你作出决定,让你学会很多,让我知道会不会娶你,更重要是,让你知道我是否能给你。暖,不要一开始轻易交拖给任何人,要学会忍着,等一些。

这一晚,他们在絮絮叨叨中安然入睡。

4

这一天,云很灰,很密,很低,它们已笼罩了太阳,似乎还想吞没大地。

瑶在这个时候是不出门的,将风扇开到最大,将裸露的肌肤交给它打点,这样就很知足,他总是这样,他认为知足不仅常乐,而且幸福,像那跑了那么低的云,何苦在向下,将自己一分分撕裂。

手机的振动让瑶起身离开风能吹到的范围,他拿起手机,就听到一阵哭泣,那是小夕的声音,他重复喊她的名字,然后说,告诉我,你在哪里。

瑶随意拿件衣服边穿边向刚得到的地点最快抵达。

瑶看到了小夕,那给被裹在白衬衣里面颤抖的身体,他轻轻捧住她的头,看到她眼睛红肿,眼圈发黑,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瑶抱着她,拍着她的背说,没事的,没事的,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瑶,小夕又开始哭泣,瑶紧紧抱住她,过了一会儿,小夕接着说,昨晚,我知道我有一个朋友得了胃病,他要离去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竟然一点也没有发觉。

不是,小夕,你没有错,他不会离开的,他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这对他是一种解脱。

不,我不要他走,不要,是我的错,我那么笨。

小夕,听我说,是他不想让你知道,是的,有谁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呢,是他故意瞒你的,就是为了不让你,小夕治疗癫痫的药物有哪些副作用现在不要让他失望好不好,不要哭,他没走,他一直在我们的心里,我们笑着看送他好不好,我陪你去看他,好不好。

恩……恩……

他们终究是没去看他,他去的医院太遥远,要坐很七个小时的火车,他们从未想看他,只是为他难过,替自己安慰。

瑶,小夕抱着他轻轻的说,你以后有什么病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好不好,哪怕感冒也要告诉我。

好,我答应你,瑶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这个时候小夕的电话来了短信,她看了看然后看着瑶说,是暖,她问我是喜欢你多一点还是喜欢她多一点。

瑶想了想说,告诉她你的真实想法。

好,那是你。

等等,瑶阻止,改口说,那还是说假话吧。

哦。

小夕正准备发时瑶又说,你说这怎么好比较。

暖回复后,小夕说,她一定要知道。

说我,因为……

瑶一时还没想出来,小夕就说,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像自己和自己,而她像我给予她人的一种爱。

恩……

5

今天小夕全天有课,谣便带在宿舍上网,在搏客上写东西,系统提醒他有新信息了,他点击,是暖暖发的。

在看你写的东西,暖是一个我想起来就害怕失去的人,就好比一个人偶然得到一只白兔,他天天喂养它,疼它,照顾好它但他还是担心怕有一天回家时,它已离开,因为固定感情需要时间,而小夕是一个我想起来就想去抱她的人,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我真的怕失去任何一个我认可的人,因为每当我想到时,身边的人却已成空。瑶,你看我们三个人的像七月和安生那样.我会离开吧吗?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经过过一些人,然后离开了,没有说再见,因为不打算再见

天,我也想到了七月和安生,对于那些我认可的人了,我不怕他们和我说再见,那样我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是不是安心的生活了,我怕的就是他们突然失踪,那样我会怪自己,以为都是自己的错太多的人离去我会开始自卑。

瑶,放心,我不会离去,不对,我知道会不会,瑶,那你就不要让我离开好不好,你还有小夕,我不想离开你们。

好,一定。

瑶,生日快乐。

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你的资料啊。

哦,你知道吗,我长这么大从未收到过什么关于生日的祝福,谢谢暖暖。

......

上了太久的网,瑶觉得有点累了,躺在床上很快入睡。醒来后,习惯性看了手机,里面竟有八个未接电话,全是小夕的。

他打了过去问,小夕啊,下课了吧,有辽宁市冶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效果好什么事吗?

你太过分了。

什么?

你太过分,很过分,非常过分。

我不明白。

你的生日为什么不告诉我,要不是暖说,我就错过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竟然不知道你生日。

小夕,对不起,我从未有过过生日的习惯,所以忘记了还有生日。

不,你在安慰我,我真粗心,连暖都知道,而我……

小夕听我说,你没有错,每个人习惯都不同的,有些人喜欢关注那些,所以她就知道了,而你我属于不关注那些的人。

瑶,我将暖给我的问题如今给你。

小夕,我不知道如何回答,真的,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我说过,我丢失了感情,一直在寻找。

瑶,我觉得在你心里,她比我重要了。

小夕说完就挂了电话,瑶木讷地将手机贴在耳朵上忘了还要放下,他在想是这样吗?

他担心的问题终于来了,像一个淘气的小孩,让他无所适从。

他整整想了一,第二天早晨给小夕发信息:你说你感觉我将暖看得比你重要一些,其实你错了,我痕量一个人的重要性是从时间和感情来决断的,结果当然是你了,我写这句的时候想到了暖,我总是延续以前的弱根,用对一个人的顾及,来模糊了自己的感情,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6

瑶一个人走在校园里,不知道天是什么颜色,不知道身边过去了几个人,不知道钟表在滴答滴答的走动,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缓慢行走。

他开始觉得自己那么没用,说要给她们温暖,如今却开始让她们分离,他觉得自己一开始就不该介入,那样暖永远是小夕的暖,小夕永远是暖的小夕,他知道女子没有爱情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一个类似姐妹的友情。

他该怎么办,他连路也忘记了走,他呆呆站在原地,抿着自己的手指关节看着前方,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如同他的脑海一样空白,但他一定要看,就像他啊知道他一定要找出一个答案一样。

7

两天后,瑶开始牵着一个叫欣的女孩的手走在校园里,他们很亲密,他们是同乡。

小夕趴在暖的冷饮店说着昏话,暖没有说话,一下一下抚摩着小夕的脸,小夕惊鄂的偏过头看着暖,然后站起身和她紧紧拥抱,泪水流进了心里。

从此,小夕还是会笑,和从前一样,只是在暖面前,她才会忧伤。

暖依如从前,只有在暖面前才会微笑,但也开始和她拥抱忧伤,拥抱的时候,就有了着落。

瑶,你给我们的爱像忧伤,是快乐尽头后的忧伤。

她们彼此对彼此说。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念_散文网

下一篇: 那一抹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gin.com  长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