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情人(小说)_散文网

来源:长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靳婉重新换好衣服,走近床边,弯着身子,秀黑发顺着耳朵两边,流淌到她的眼前,她轻轻的吻了在床头的乔墨,乔墨一伸手,又将穿好服的靳婉死死的拥在怀里,贪婪的吻着,翻个身,将她压在身下,一只手在靳婉身体上游走,一只手在解她白色带领的衣服,她一把抓住他解扣子的手,眼眉抬起。

“我该回去了。”

“ ”他沉默的停着吻她,手也从靳婉的身体上自然松开。

“早餐做好了,等会记得吃。”

乔墨看着靳婉对着镜子,收拢起长发,上身白色宽松长褂,但掩盖不住靳婉的好身段,白色的长褂映衬的她的皮肤不是很白皙,但非常的光泽,细嫩,黑色的裤子紧紧的贴着她的腿,可以很好的突然她的苗条身材,加上一张成熟气质的脸蛋,确实是丰韵成熟不缺稳重的美。

靳婉是学医的,但不是在正规的医院工作,而是在他的私人小诊所工作,有个五岁的女儿,已一年多,至于离婚的原因,在当今时下,不用多着墨,无非俗套的不忠,不欢而散。( 网:www.sanwen.net )

虽说靳婉是在她父亲的小诊所帮忙,但大多,都是她一个人在诊所里忙,因为他的父亲身体不是很好且年纪也不轻了,往往体力不支,她就几乎从早到晚的泡在医院,女儿读书有校车,不用她操心,不然更分不开身,婚离了,因为忙,她就这样带着女儿工作着。

乔加贝

平淡如水的日子,因乔墨的出现,一切慢慢的起了变化。

乔墨在一家外企工作,混的还行,弄个部分主管干干,每天八九点上班,下午四点多下班,几乎没有例外。

乔墨零零散散的也教过二三个女,但都无疾而终。

说起分手闹掰的原因,还真的不能怪人家姑娘,姑娘都不错,是弄回家好好过日子的类型,可是,乔墨不是这类型的男人。

说起乔墨和靳婉的相识,也很稀松平常的。

前一天晚上乔墨和公司的同事喝的伶仃大醉,乔墨醉的是两腿发软,头重脚轻,但脑子是清醒的,是同事将他弄回家的,乔墨躺在床上,感觉天旋地转的,胃里也翻江倒海的难受,如被万箭齐射。

乔墨九点多起床,脑袋清醒了,可脑袋里还是有个地方有点疼,胃也不舒服,一阵一阵的,腿是可以撑起来走了,但是,全身无力,感觉哪哪都不对。

“妈的,以后再也不这样灌酒了,不然,我就是孙子。”这样的自言自语发誓,早已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酒醉难受时,他顶天立地的发誓,再也不喝醉了,难受的时间段结束了,再到酒桌上,早已忘的干净。

从屋里出来,本想去吃点早餐,感觉实在没有一点胃口,漫无目的的走着,路上的熙熙攘攘,他治疗癫痫疾病较好的医院是哪家也没有多在意,无意中看到一个小诊所,开的隐蔽,有点象地下工作者,也象欲擒故纵的味道,总的感觉是,希望人知道是小诊所,又不希望太招摇。

乔墨一直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当天晚喝的醉生死的,早上喝两只葡萄糖,半小时后,体力精神都就回来了,至于是否科学,是否对身体无益,他总来漠不关心,也不在乎。

“医生,拿一盒葡萄糖。”乔墨走进诊所,对着背着的医生说道,眼睛也没有抬,就坐在门边的木质长椅上,头依靠着椅子背,脸微抬向天花板,闭着眼睛,刚早上九点多,小诊所里吊水的已四五个人,看来国家的医药政策也不是全能的,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去私人小诊所吗?

医院转身看见乔墨很不舒服的样子依靠在那,脸色也略显苍白,关切的问:“你哪里不舒服。”

“给我一盒葡萄糖就好了,没有不舒服。”乔墨无精打采的看医生一眼,白大褂,长发拢起,身材高挑,满脸的敬业气质,虽不是眉清目秀的但也丰韵成熟稳重的优雅。

“你该告诉我,你怎么了,我才好给你拿药。”医生语气稍重了点,是至于关心病人的语调,声音也尽显成熟女性的气质。

乔墨这才将头从依靠的椅子上收起,坐直身体,仿佛被医生的话镇住了,抬头看着医生,认真的说道:“昨晚喝点酒,今天感觉不太好,其他的没事。”

医生看着眼前的乔墨突然乖的象她的宝贝女儿,有点想发笑,却忍住了,看着眼前的乔墨,白色T恤,大裤衩,一根筋的紫色拖鞋,身材高大,脸蛋英俊,左手腕带着一块手表,手表里面却是黑色的圆盘,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医生总感觉这个男人很,甚至颓废的印象,他年纪轻轻的,眼睛里没有活跃,没有激情,有的是深不见底的忧郁,散发颓废的气息,医生看着心理顿生怜惜。

“嘿,发什么呆。”乔墨冲发呆的靳婉嘿了一声,靳婉从思想中惊醒。

“不好意思,刚刚想配药的事了。”靳婉撒谎的说道,眼神看向别处。继续说道:“空胃,还是到外面喝点粥好。”

简单的一句关怀,可能是处于她作为一个医生的职业本能,他却心里微微一震,这次,他认真的看了一眼她的脸,认真,气质,成熟,但略带忧郁,心里莫名的泛起涟漪。

“粥,你这里卖吗?”乔墨看着靳婉说道。

“对面的那条街,就看到了,那里的粥还不错。”

“看来你今早就在那里用餐的,对吗?”乔墨看着眼前站着的靳婉说道。

靳婉一边帮着乔墨身旁的拔掉吊水的针头,一边笑着说:“今天爸没来,看看我这里忙的,所以没空吃早餐了。”

乔墨起身和刚刚掉完水的女子一起出去了,靳婉看着乔墨转身离开,高大英气,还是感觉他很忧郁,颓废,至少她的直觉是这样认为的,她也不知道为何这样特殊的在意这个男子的一切,可能是好奇,可能邢台儿童癫痫病好治吗是医生的本能,她无从知晓自己的心里。

过了二十分,乔墨提着粥,还有荷包蛋,油条,还有几个不知名的面做的餐点,说来算种类多,有的选择,算丰盛吧。

“喂,你的早点。”乔墨再次进小医院说道。

靳婉站在桌子前配药水,背对着大家,对着医院的门。她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身看过来,这时,乔墨已提着打包好的早餐靠近了靳婉。

靳婉看着乔墨手里的早餐,发呆了几秒钟,她感到意外。

“给我的,谢谢你,多少钱。”靳婉一手拿早餐,一手从面前的抽屉里拿钱。

“算我请你的,真想我,那你有空也请我好了。”

“好吧,下次请你。”

乔墨走后,靳婉抽空吃着早餐,嘴角泛着笑意,脑袋象放电影那样,一遍一遍的回放刚刚她和乔墨的短暂接触,美美的享用早餐。

乔墨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一天下来,靳婉总是不能象昨天一样一心工作,老是心不在焉的,每次有人进来,她会偶尔几次,情不自禁的转身看看,她心里想:“我真好笑,这是想什么呢。”

他走时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她也只好沉默,毕竟刚刚认识,还算不得认识,彼此的名字还未知,况且屋里人来人往的,她也不好提示他彼此留个联系方式。

靳婉忙了一天,终于可以回家洗洗睡了,不过在此之前,她还要去小饭馆吃点东西,这是她的习惯,却并没有影响她的好身材。

脱掉白大褂,换上白色长裙,穿着白色花边衬衫,丰韵的上围,整个人顿时散发成熟的魅力。

靳婉门锁好,手里拿着白色的包包,出门不远,看到一个似熟悉又陌生的人,站在前方的路灯下,嘴里叼着烟,路过的人,偶尔有想他瞻望的,他只顾抽烟,没有在意和理会路人的观瞻。

“你……怎么是你,你干嘛呢,等女朋友吗?”靳婉走到乔墨的身边,惊讶的说道,语调有点不连贯,她没有想到这么巧又遇到了。

乔墨没有注意靳婉走过来,刚刚他还看到靳婉的诊所灯火通明的,没成想,二三分钟的功夫,她已到他身边了,他也吃了一惊。

“谁上午不是说前我一顿饭吗?我就是想碰碰运气,等着要账呢我。”乔墨有点囧有点尴尬的说,总算是说了出来。

“就为了这个,在这里干等吗?”靳婉笑着说。

“对呀,就这个,我很忙的,而且我一般没空请人吃饭,但别人欠我的饭局,我也一般都有空去的。”乔墨说着蹩脚的幽默,想以此来打破他的尴尬处境。

“可以到我诊所等我的,为何站这里等呢,天挺热的,这里虫子也蛮多的,况且这里有那么多的岔路口,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一定走你等的这条路呢?”靳婉看看乔墨,又看向前方。

“不是说了吗?我是碰碰运气。”

沈阳治癫痫好医院

“你今天运气不错。”

他们一起边吃饭边聊天,靳婉说的很多,他大多时间是听,静静的听她说,乔墨听着听着,对眼前比自己大八岁的,心生怜,她把零零碎碎的琐事,感情的支离破碎都一股脑儿的倾诉给他听,他很愿意听她讲她的,即使她的故事里没有一个子是关于他的,他也愿意倾听,她倾诉着,带着淡淡的,淡淡的无奈,淡淡的顺其自然,他对这种淡淡的感觉,很是感同身受。

“第一次认识,我就说这么多,是不是让你觉得眼前的女人好烦。”靳婉看着一路沉默的乔墨说。

“不会,我喜欢听你说话,真的不烦。”乔墨看着近在咫尺的靳婉。

“你长的挺好的,高高大大的,怎么没女朋友?”

“烦,一人挺好,安静,自由,没有,不太喜欢分分合合的游戏,没劲。所以就这样了,你呢?”

“我呀,我你也看到了每天医院那么忙,就我一个人,而且带着一个女儿,想找一个,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就不懂了,国家不是有医保,医院看病还可以免去一部分,你这样的私人小医院怎么看病的人,还那样多呢。”

“国家是有医保,医院费也可以免费一些,但是,象感冒,发烧,等很多小问题,到了大医院,随便看看几百上千的,那能免费多少呀,可是到了象我这样的小医院就不同了,开点药,打个针,或者严重的吊瓶水,最多四五十就好了,除非国家看病真的不要钱了,不然的话,象我这样的小诊所是很吃香的,就是查的紧,我们象地下工作者。”

“你是正规的医学院毕业的吗?”

“是的,如果不是身体不好,我就去大医院工作了,挺累的,不过还好,充实。”靳婉接着说道:“今天谢谢你陪我,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谢谢你听我说那么多,心里舒服多了,”

“说了,我喜欢听你说话,喜欢听有关你的事。”

“谢谢,你活的开心吗?”靳婉突然问道。

“活着就好了,没想过开心不开的事,我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不小了,找个女朋友吧。”秦婉关切的说,象姐姐关心弟弟那样的口气。

“好呀,听你的。”乔墨伸手握住秦婉的手。

可能是这个举动太突然了,秦婉手尽力的要挣脱乔墨的手,靳婉有点惊慌失措的,急忙说道:“放手。”语气变的严厉,象命令的口吻。

乔墨的手如同一块厚实的布,包裹着秦婉的手,她怎么用力,也抽脱不出,乔墨也冷冷的说:“不放。”

过了一会,她不在想挣脱,他没有放手。

靳婉租的房子离她工作的地方很近,步行十多分钟,今晚,他们兜了一个圈子,经过小公园,经过一条一条的小路,她安静的诉说,他静静的听着。

当晚,她回去很晚。湖南治疗羊癫疯正规医院在哪

时间仿佛如射出的箭,转眼一年过去了。

他们经常缠绵在一起,可是,乔墨从来没有说过,每次都这样,缠绵后,她继续着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他缠绵后也是继续着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

乔墨经常陪着靳婉一起下班,偶尔帮着带带可爱的女儿,每当秦婉忙时,乔墨准备早餐送到靳婉工作的地方,中午午饭时间,他也会利用工作期间中午午休,给靳婉送饭。

靳婉作为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一个单亲,她想要的,是一个爱自己的女儿,爱自己,能给她一个完整家庭的女人,可是,给一个家,最关键的这一点,乔墨从来不提,好像他从来也没有想过。

他二十七岁,她三十五岁,其实也是很正常的,至少,靳婉多次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毕竟,乔墨爱她,她是深切感知的,而她也深爱着乔墨,既然是这样的,结婚,似乎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有一天,缠绵后,靳婉的脸依偎在乔墨胸膛前,手轻轻的在乔墨身体上划过,说道:“我妈托朋友给我介绍一个男人,听说他也离过婚,有个男三岁,听说男的人老实,只要合适,就结婚。”

乔墨沉默半晌,抽上一直烟,烟雾腾腾的向四处扩散。

一根烟化为灰烬后,乔墨抽烟的手,抱在靳婉的身体上,半天说道:“如果会对你好,愿意和你结婚,那就去看看,女人总要成个家才好。”

听了乔墨的话,她没有生气,在一起一年多了,她当然了解他,她只是想听他亲自说出口,她的泪掉在他的胸膛上。

她是一个有经历,有阅历的成熟女性,对待感情,也是淡淡的拿得起,淡淡的放的下,这也是她的成熟魅力,气质,优雅,,但没有青涩的闹腾,一切悄悄的爱,悄悄的离开。

他们始终没有说过分手,。

记得,那年那天上海难得的下着美丽的大。

“那个男的还不错吧。”乔墨笑着说,其实心里也下着雪,很冷。

“对呀,对我和女儿都很好,明天我们一起回去了,年前就结婚了。”靳婉湿润的眼睛看着乔墨,声音的说。

“那好呀,祝福你。”乔墨笑着说,一直看着纷飞的大雪,没有看几仗外的靳婉。

“谢谢,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一句,我也知道,在你这里我等不到想要的那句话。”

“下辈子,如果有下辈子,如果我们再相遇,如果我结婚,那我一定娶你,可以吗?”乔墨笑着说。

“下辈子是吗?多么冷的故事。”

他离开了这座城市,依然一个人。

她再结婚了,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是个男孩子,她老公很爱她,她父亲的私人小诊所不开了,她在老家的镇医院工作。

(完)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gin.com  长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