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小说:花开花谢文学小说www.hlmsw.cn,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

来源:长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小说

潘龙文

 

题记:

燕子来了,终有去的时候;

花儿开了,总有谢的一天。

 

(一)

 

那天,天还下着柳絮般因风而起的雪花,你正走在一条湿漉漉的、两旁都是黑一块白一块癞蛤蟆似的田野的小路上。如今,时候早已是深冬了,一路上再不见红花绿草的影子,满目所及尽是一派萧条荒凉的景象。

 

这时已起了阴冷的寒风,夹着片片狂飘乱舞的飞雪,迎面袭来,虽然那样轻盈,那样温柔,却还是让你觉得阵阵凉意。看到一片又一片的在风中摇曳的雪花终于飘落到地面,你不觉吟起了这样的诗句:

 

雪满高天风满城,

吹风有意雪无情。

雪飞争奈终归土,

惆怅北风万里行。

 

这几句诗你已记不清在曾经的几百个日子里低吟了多少回;你只记得每次吟起这首诗来时,就有一种心痛的感觉。而此时的你对此风雪之景更添一种无言的沉痛。

 

你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将去向何方。就像这风一样,其实应该说就像你的名字一样。因为你的名字就叫“风”。那么“雪”呢?一个亲切而温馨的名字正从遥远的记忆里走来。你一阵慌乱,随即镇定下来。啊,原来雪就在你身边!

 

你的脚步却鬼使神差地把你带到县一中的门口了。

 

你竟已传过了闹市区而不自知!

 

你伫立于门前,久久不肯踏进。你仿佛看见四年前一个天真无邪、满脸童稚的小男孩从这里欢蹦乱跳地进进出出,也许就在不久前还有一位白衣天使从这里飘然而来,悠然而去…

 

你终于进得园内。首先入眼的是操场上那棵挺立如故的大樟树,虽时已寒冬,却葱绿依然,又兼有压在枝条的白雪,远看竟是一把花绿的巨伞了。

 

学校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教学楼的墙壁看起来白了一些,可能是不久前新刷上的。靠西边处则新建了一座6层的男生宿舍,也是这半年来完工的。园里这时已有许多人,大概还未放假;宿舍楼上也有很多人在来回走动。你心里不由一紧,赶紧向那新建的宿舍楼走去。

 

“呦,这不是风吗?”

 

你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你的名字,转身一看,原来是辉,你高中同学四年的好友。

 

见到多时未聚的好友,你当然欣喜万分,何况你们在最后一年里几乎形影不离,行则同路,学则同桌,在别人眼里,你们真可谓难兄难弟了。然而此时的你却有些尴尬,但随即镇定下来,笑着说:

 

“啊,原来是辉呀!怎么,半年不见,比以前更帅了!”

 

“哪里哪里,风兄才是吉星高照、潇洒风流啊!”辉笑答。

 

于是一面笑着,一面谈着各自半年来的生活。辉领着我上楼梯。

 

“什么时候回来的?”辉问。

 

“昨天。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已经放假,特地来看一看,幸好你们没放假。”你说。

 

“今天我们就放假。真凑巧,我刚考完数学就见到你。哦,对了,大学里好不好玩?”辉问。

 

“当然好玩。高中这么紧,一到大学感到特轻松…”你说。

 

你们说着笑着,不觉已到了辉的寝室门口。门上却是一把锁,而辉又没带钥匙。于是你们只好凭栏而立,一边欣赏这纷纷扬扬的雪景,一边又谈了起来。

 

“这么大的雪,你家离这里也不是很近,难为你跑这么远来看这么好的雪景,风兄真可谓‘为雪消得人憔悴’啊。”辉说这话时,眼睛斜睨着你,嘴角也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你说我,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刚说完,你们二人就都会心地大笑起来。

 

正笑着,楼下却有人喊辉,原来是辉的班主任,叫辉有点事,要他下楼。辉只好告了失陪下了楼去。

 

于是你就一个人站在楼上独自欣赏起这雪景来。你是喜欢独处的,虽然有时也不免陷身于热闹之中,你却总感到不自在。你正享受着这独处的无尽的妙趣。

 

天上灰白一片,雪还在下个不停。天空好像一个巨大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又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永远有说不完的故事。天地一片空寂,虽也有车响人声,你却并无察觉,似乎它们并不存在。望着眼前被风雪淹没的树木房屋、行癫痫能怎么检查出来人车流,你一动不动,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二)

 

终于,你看见前面路上突然冒出了她来!

 

不用1.5的好视力,不用彼此挥手致意高声喊叫,仅凭心灵的一动,你就能断定是她来!

 

你的心一阵狂跳!

 

你也分明地感觉到你的脸上正热辣辣地发烫,虽然这时仍有雪花不断地飘到你的脸上。

 

还是那娇美的身躯、矫健的步伐,上下一袭的红衣透出青春的活力,衬在这雪地上,有如一朵独傲风雪的红花!

她一步又一步地向你这边走来,却并未看见你。而你的心却随着她的那条乌黑依然的辫子的左右摇摆而摇动了。

你不禁想起了不久前写过的一首诗中的一节:

 

为什么还要苦苦地等待

难道是那苦涩的往事还不曾忘怀

为什么不把它于心底沉埋

难道还要这样痴情地徘徊

 

你就这样在楼上等待着,静静地等待着,无言地等待着。

 

她越来越近了,你的心也越跳越快了。依然是那活泼的步伐、欢快的身影,还有那梦中无数次出现的“荔腮飞蝉鬓,杏眼荡秋波”的娇容。你的心几乎都要碎了。

 

满天的雪花飘舞着,好像要迷你的眼。雪花纷纷落到你的身上,也纷纷飘在她的头上、肩上、衣上。她也如你一样,全不在意,任凭风雪的降临。

 

于是,你吟起了这样的诗句:

 

你来了

终于来了

如约而至

我们曾一年为期

 

带着你纯真洁白的梦

带着你火热跳动的心

你来这纷扰肮脏的世界

不远千里万里

 

你的心有些酸痛。你把脸别向一边,不再看前方。但过不了几秒钟,你又重新转过头来。你却惊喜地发现,她此时正仰起了头,向你这边望来!她的视力是极好的,这是你早就知道的。说不定她已经发现了我!你这样不安的猜测着。你的心狂跳不已。

 

你不敢再直视前方了。你赶紧低下你那几乎已经冻得麻木的头来。你仿佛看见她那凄艳而动人的脸庞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她那乌黑发亮的秀发也在风雪中轻轻飘舞…

 

等到你过了许久才抬起头来,哪里还有她的踪影!你以为这是在做梦,甚至怀疑刚才所见的真实来,然而你分明感到雪落到脸上的冰凉的感觉。你又庆幸又后悔。

 

(三)

 

“风,你回来了!”你正沮丧着,楼下却有好几个人在叫你,原来是明、安、成三个,也是你高中时的同学好友。你赶紧应着。

 

他们上楼来了。老同学见面,自然又是一番亲热。彼此寒暄了几句,就又谈了开来。只听安神秘地说:

 

“刚才我在路上看见班主任找辉谈话,该不会…”

 

明却自作聪明地接过话茬:

 

“辉这学期进步很大,老师一定对他寄予厚望,这次找他谈话莫非…”

 

还不等明说完,成却大笑起来,接着得意地说:

 

“我跟辉是同桌,他的事我最清楚不过的。他与雪的关系,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吧?”接着便将他俩却前前后后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到这里,你不由得一怔。你万万没有想到,跑了大老远到这里来却听到这些话。你没有插话,这时就更沉默了。又捱了些难堪的时光,你坚称有事要走,他们挽留了一阵,见你坚持,也就罢了。

 

你也不知是怎样走出校园回到家里的。这无情的风雪吹向你的面颊,你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你有的只是满腔的愤怒、无尽的懊悔、深沉的悲哀。但你并没有落泪,虽然此前的你总是那么脆弱。你不相信眼泪,于是对整个世界也疑惑起来。<内江羊羔疯治好要多少钱/p>

 

你没有理会父母困惑的目光,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你的心情没人能懂,即便是你的父母,你的最亲爱的人;但你庆幸有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可以向你最知心的朋友——陪伴你已多年的日记本——尽情的倾诉。

 

你在今天的日记中写道:

 

“半年多了,旧梦如水,从此一去不返了!原以为,那如烟往事的依稀记忆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趋泯灭,却不料,到如今,又死灰复燃了!

 

“也许今天我本不该去那里的。然而我去了。去时携着莫名的惆怅,归时带着无尽的悲凉。这半年来,我一直在努力逃避,而且一度以为自己成功了,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

 

这时,你不禁想起了大约一年前写的一首诗:

 

为什么

为什么

会有

那一阵晚来的秋风

把你吹到

我心中

 

为什么

只是

几日短暂的萍逢

换来的

却是来今的苦痛

 

为什么

来了

又去得如此匆匆

难道是怕

那冰天雪地的严冬

 

为什么

夜夜

你的倩影花容

在我梦里

清晰又朦胧

 

为什么

每每

你向他秋波频送

我却禁不住

气急血涌

 

为什么

偏偏

要来那阵晚来的秋风

直让我

无所适从

 

 

(四)

 

为什么又要想起这些呢?真是奇怪,连你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来。越是不想去回忆,那尘封的记忆越是像开闸的洪水一般一泄而出,不可遏止。

 

那天,你是带着万分羞愧的心情去县一中报名复读的。你本来不肯去的,因为被父亲臭骂了一顿,只好含着羞辱和无奈的心情去了。人到了这种地步,还有什么退路可想?何况你的高考分数离最低分数线并不是很远,因而也是大有希望的。

 

你是骑着自行车去的。你骑得很快,快到校门口时,竟刹不住,一下子撞到了前面一群人中一个女孩的行李上。你涨红了脸,连忙赔不是,那女孩也并不责怪你,反而也装红了脸,显出手足无措的神情。这时你才注意起她来:不高而苗条的身材,雪白的连衣裙,一张可爱的小脸,白皙而广的前额,白里透红的双颊,小巧玲珑的鼻子,鲜红湿润的双唇。那散落而略微卷曲的双鬓尤其惹人怜爱。那双如烟似梦秋水般的眼睛更是勾人魂魄。那细长而淡的烟眉斜插入鬓,显出神采飞扬的神情。

辽宁治疗癫痫医院0px; padding: 0px; color: rgb(68, 68, 68);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2px;">  

你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却怎么也说不上来。你红着脸,帮她扶起了行李,就头也不回地骑着自行车向前冲去。

 

临到开学那天,你却惊诧地发现,那天被你撞了行李的女孩也在你们班上!非但如此,而且安排座位时她就在你的后面!你感到有些难堪,但也无法可施。真是冤家路窄!

 

点名点到雪时,你身后的她站了起来。“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而且正如她的人一样,纯洁无瑕,美丽动人。当别的男同学也向她投来钦慕的眼光时,你甚至有些嫉妒了。你猛然想到自己的名字——风——莫非这是天意?你心中一阵窃喜。

 

更为巧合的是,从与她的交谈中,你得知她的高考分数竟然与你的不谋而合——都是整整500分——这在你们班上可谓绝无仅有的!而且和你一样,她也喜欢英语和。此时的你竟有些失措了。

 

此前的你是不相信缘的,此时的你却不得不信了。非但相信,而且认为这世上本身就充满了缘,人与人的相遇相知更是靠这缘为纽带。

 

你的生命中还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打动你的心、震撼你的心灵的人。你好像在沉睡中等待着,等到终于到了这一天的时候,你却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慌乱。

 

你和辉同桌。辉的父母是县里的大官,有钱有势。辉又长得高大英俊,性格开朗,谈笑风生的魅力很得女孩子欢心。对于雪这样的女孩,辉自然是不会放过的。每见辉和雪有说有笑,你的心就是别样的滋味。你发誓要与辉较量一番,虽然表面上你们亲热得很。

 

你发誓要在学习上用尽全力,取得你尽可能达到的成绩。你这样做了,也终于在之后的几次月考中突飞猛进,跃居前十名,令老师和同学们刮目相看,更因自己能在雪面前有所表现而欣喜异常。辉的成绩却远不如你,你虽也尽力帮他,却总不见效。雪的进步也不大,因为是女孩,帮她也不方便,更何况学习关键在自己。

 

一天中午,你看到她正在读一本小说,便央求她给你看一看。原来是屠格涅夫的《贵族之家》,很著名的小说。你便问她道:

 

“你经常看这类小说吗?”

 

她却一边用左手掠起左鬓垂下的一缕头发,一边笑答:

 

“哪能呢?现在时间这么紧,已经很少看了。”

 

“你看完后,借给我看怎么样?”

 

“当然可以。不过耽误了你的学习时间,我可担当不起啊。”

 

“看你说的。学习总不能把人捆死,一天24小时都用在学习上,不成了书呆子?何况我看书的速度比汽车还快。”

等到你看完了这本《贵族之家》,你却被拉夫烈茨基和莉莎的悲剧爱情深深感动了。那几天你一直郁郁不乐,别人还以为你遇见了令你烦恼的事,事实也正如此,但他们却绝不会料到你郁郁寡欢的表情下正燃烧着一颗火热跳动的心!

 

雪调到前面,你仍在后面,和辉同桌,虽然班上调了位子,但并没有改变你的这种心境。

 

终于,有一天,你举起了拿着钢笔的颤抖的右手,在桌上一张洁白的信纸上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雪从风里飘,

风自雪中遥。

风雪如知意,

当逢梦里销!

 

你又用颤抖的双手把这张似有千斤之重的信纸夹在《贵族之家》这本小说里。好几次你又将它抽出来,又塞回去;几回想把它撕得粉碎,却终于没有忍心。你怕日后你会后悔,甚至会后悔一辈子,而且你好像有这种预感。但你还是明知故犯了,在最后一次塞进的时候,就再也没有拿出来,还给了她。

 

于是之后的日子里,你便经常失魂落魄的样子,上课也走神,好像时时刻刻都有一双炙热的眼睛在盯着你。你的心也空洞洞的,好像也随着那张该死的信纸不知去向何方。

 

你果然后悔了。非但后悔,简直要痛恨起自己来。你恨自己的浅薄无知,更恨自己的卑鄙自私。为什么要将你们之间这份纯洁的友谊玷污,仅仅为了自己一时的冲动?为什么要在这一生最紧要的关头分散了精力,而且连累了他人?你们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每次见面,你都感到万分的羞愧和尴尬,再没有以前的那种轻松自如的感觉。

 

你就这样心神不宁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到了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你却惊呆了!你现在的成绩已经远远落后了,竟然从前十名掉到了六十多名!你不敢相信,却不得不信,因为事实就是如此!雪的成绩也不理想,虽然没有你的退步大。

 

你知道,这固然是自己知识不够的缘故,但也不能否认近几个月来心境的因素。你真不知该如何生活下去才好。

 

 (五)

 

下学期开学不久的一天下午,教室里没有多少人,雪却突然来到你的课桌旁,绯红着脸,问你借化学笔记本用用,你一时竟慌乱地忘了回答,过了许久才找出笔记本,连忙红着脸递给她。你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感觉。

 

大约一个星期后,你收到了雪还给你的笔记本。你猜测里面肯定有什么。果然,翻开一看,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也只写着四句诗:

 

风自狂飞雪自飘,

雪飘万里任逍遥。

偶然一遇随缘事,

无意何来别梦销?

 

你喃喃地念着:“…雪飘万里任逍遥…无意何来别梦销?”你这样机械地重复地念着南京癫痫病医院那家好,却并不感到很伤感,仿佛这是你早已料到的结局。然而,那天的课你却再也没有听进去。你只有满心的羞愧和难言的痛恨。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没有失去时,你还怀着希望,却并不怎样珍惜;一旦真正失去时,你才懂得拥有。自己种下的苦果只有自己吃罢!此外你还能说些什么呢?

 

你决心抛开一切私心杂念,重振雄风以图东山再起。虽然这个决定使你很痛苦,但你还是忍受了,并且坚持了下来。你不愿看到自己前途就这样黯淡下去,更不希望看见父母那满脸愁容和根根白发。

 

是的,你曾经动过心,生平的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但你也曾死过心,生平的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哀莫大于心死”,然而,你的心却死了,死的这样突然,无声无息。花儿还没来得及开放,就已纷纷凋谢;春天刚迈开脚步,冬天就已来临。

 

高考的结果揭晓了。你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大学,虽然只是专科,但看到父母紧皱的眉头第一次舒展,你也第一次开心的笑了。但雪却落选了,非但落选,而且所考分数竟比去年还低20多分!听到消息时,你不觉惊呆了!

 

你早就该想到今天的!然而迟了,一切都迟了!你向来就是一个宁愿自己吃点亏也不愿连累他人的人,现在你却连这基本原则都放弃了!你还自诩清高,以为襟怀坦荡,人所少及,现在你还能说些什么呢?

 

你更没有想到,落选的辉也像去年的你一样,走着你的老路!

 

想到这里,你又在日记里继续写道:

 

“我已经伤害了一个圣洁的心灵,我不愿再让她受到伤害!

 

如果不是因为我,也许她早已考上了大学,又何至今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有罪的!我是不可饶恕的!我怎能请求宽恕呢?我只有深深的自责罢!

 

辉呀辉,你若真心待她好倒了罢了,若也像我这样,不负责任,玩弄感情,我同样也不会原谅你的!”

 

写道这里,你却怎么也忘不了那曾经的记忆,那曾经千百回萦绕在你脑海中的一首词:

 

采桑子

 

梦魂昨夜归乡里,

惊起三更。

坐起三更,

情到多时转恨生。

 

花开自有花凋日,

人道无情。

谁道无情?

几度相思梦不成。

 

(六)

 

又过了一年,你回到家乡,听说雪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刚听到这消息时,你比自己当年考上大学还要高兴百倍!你在心里默默为她祝福。辉又一次名落孙山。

 

于是,在一个月朗星稀、清风徐来的夜晚,你即兴填了一首词,其词曰:

 

西江月

 

岁岁人来人往,

年年花谢花开。

月明依旧照秦淮,

只有痴心未改。

 

千里魂遥梦断,

一朝情了恨埋。

有时梦里还再来,

更复此生何待?

 

 

1997年2月春节作于湖北浠水老家

 

2011年4月14日录于浙江杭州和睦新村

 

 

作者简介:潘龙文,70后,号“千堆雪”“闻道流光”,字“云甫”,2005年起定居杭州,高级工程师,同济大学工程硕士,业余爱好文学,浙江省散文学会、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浙江省西湖诗社、浙江省之江诗社等会员,本文选自2016年出版的个人文集《东山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hxgin.com  长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